手术台上的大灯“啪嗒”熄灭。

   病人被推出了手术室,洛寒摘下口罩,丢进垃圾桶。

   林熙雯一把拉住了洛寒的手臂,“偶像,你真是我的偶像!你简直太帅太厉害太牛了!你不知道你切第一刀的时候,我眼珠子差点飞出来,我读医学这么多年,和导师一起做了好多次实验,也做了好多次临床手术,但是我真的是第一次看到把手术刀用的这么帅的。”

   洛寒打量林熙雯因为激动而泛红的脸,推了推她几乎挂在鼻尖上的眼镜,“以后你也可以,好好学。”

   “好的!我一定会好好学,我保证不会给你丢人!偶像,你收下我当关门弟子吧?”

   洛寒眉头被她刺激的一抬,一皱,“我不收弟子,以后做手术你就学会了。”

   林熙雯虽然有点小小的失落,但是可以跟在自己的偶像身边耳濡目染,也是莫大的福气,莫大的幸福。

   华天眼神有些不屑的看着林熙雯,“林助理,别拍马屁了,你的偶像不吃这一套,想学本事就踏踏实实跟着学,说这么说废话,没劲。”

   林熙雯呵呵冷笑,仰脸看着刚摘了口罩露出更加白皙的脸颊的华天,“我说小白脸,你整天摆着一张扑克脸什么意思?谁欺负你了?谁让你不爽了是吧?以为自己是古惑仔呢,摆出一张脸,也不知道给谁看的!”

   华天随性摘下帽子,俯视林熙雯又是一个极为轻蔑不屑的冷笑,“关你什么事?”

   说完就大步离开了手术室,背影又冷又酷,引来了不少小护士的围观和惊叹。

   医院这种无聊枯燥的地方,难得遇到个有个性的美男子,大家当然不会放过围观的机会,别说华天整天摆着扑克脸,就算他的脸盖一层冰,也挡不住小护士们热情的目光。

   肤光胜雪纯净美眉樱花树下写真

   “切!摆什么谱儿!不就是个实习的,过不去实习期有你哭的!”林熙雯吐槽几声,再一回头,“咦?偶像怎么不见了?”

   洛寒脱下手术服,去更衣室换便装,摸到了口袋里的手机,时间显示着晚上十点四十分,上面有一个未接来电,一个未读短信,都是龙枭的。

   “手术结束后,到地下车库,我等你。”

   洛寒看着短信发送的时间,一个小时前,不是吧?他难道在停车场等到了现在?

   而且,电话是短信之前打的,发完短信之后就没有消息了。

   洛寒正纳闷他怎么会知道自己今晚有手术,脑袋一道灵光闪过,顾自笑了,对啊,他是龙枭啊,华夏医院最高层的领导,查一个医生的工作行程表,太简单了。

   怎么有种被监视的感觉呢?

   洛寒拿起手机,想给他拨过去,但想了几秒钟决定放弃,如果他一直在等她,那么这一个小时之内大概会在车里小憩一下,打扰他就不好了。

   到了B2层,洛寒很快就发现了停在显眼处的那辆显眼的黑色劳斯莱斯,大步走到车头,隔着车窗往里面瞅,某人好像正靠在椅背上休息。

   隔着一道玻璃,洛寒就这么看着他熟睡的样子,自己的嘴角不经意的在徐徐上扬。

   里面的人,兴许是真的累了,靠着椅背沉沉的睡着,但即便是这么不舒服的睡姿,他却可以保持一贯的挺拔高昂,双手交织叠放在小腹上,西装几乎没有什么皱褶,每一寸都那么恰到好处。

   “好一个睡美男啊。”

   洛寒情不自禁的叹了一声。

   等了二十分钟,见龙枭依然没有醒来,洛寒轻轻扣了扣车窗,只轻轻的一下,里面的人便醒了。

   睁开深眸,一泓不见底的湖波荡漾开来,晦暗的灯光下,尤为明亮,亮的好像点燃在夜色中的一盏灯,给夜行的人指明了方向。

   从里面推开车门,龙枭侧着头对洛寒宠爱的一笑,“站多久了?”

   “没有啊,我刚来。”

   龙枭却是不信的,等她上了车坐好,附身替她扣上了安全带,“我睡着了。”

   他保持着扣安全带的动作,上半身勘堪的贴近了她,隔着近的不能再近的距离,和薄的不能再薄的衣服,两颗心好像贴在了一起,跳的飞快。

   “要不,我来开车,你继续睡?”洛寒喉咙有些干涩,他靠的这么近,身上的龙舌兰香味扑入鼻子里,吸入肺里,激荡着某种本能的渴望。

   龙枭勾起嘴角,徐徐微笑,“我睡觉就是为了好好给你开车,做手术站了几个小时,我的老婆累坏了吧。”

   洛寒心中暖暖的升起暖流,乖乖点头承认,“嗯,是有点累,不过现在好多了。”

   他浅笑出了声音,“坐好,咱们回家。”

   “好!”她优雅又不失甜美的点点头,靓丽的说出了一个字。

   黑色车影在霓虹闪烁的街道上行驶,龙枭调整车速不快不慢,平稳舒适,“休息一会儿,到家了我叫你。”

   将她的座椅往下摇了一个最适合睡觉的坡度,大手覆盖着她的眼睛,像个强制孩子入眠的父亲。

   洛寒闭上眼睛,一把手覆着他的手背,“龙枭,你真的不怕把我宠坏吗?我要是变坏了,说不定要飞出的。”

   “不怕,你飞的再远,我都能把你找回来。不管你飞多远,不还是要回家的?我在的地方,就是你的家,你还想往哪儿去?”

   他低醇的嗓音,在安静的车内回绕,绵绵情话,说的女人心神摇曳。

   她双手抱着他的右手,放在唇边亲了亲,“大骗子,好好开车吧。还有,我饿了,等我睡醒了要吃好吃的。”

   “好。”

   他首长搓了搓她的水润红唇,似是代替了自己的唇吻了她一般。

   车子到了别墅,一停下来洛寒就醒了,“我不是给车给震醒的,我是饿醒的。”

   龙枭压根没想这么多,他相信自己开车的技术,“一会儿就可以吃饭了。”

   洛寒揉揉扁扁的肚子,“现在就想吃啊,太饿了。”

   都好几个小时没吃饭了,还一直在做体力和脑力双重任务,楚医生表示现在可以吃下一头牛。

   龙枭双臂揽住她的腰肢,坏坏的用唇瓣的呼吸湿润她的脸颊,“这么饿,那不如吃了我?”

   “我才不!我要吃素的,你快去给我做饭,我先去找点零食垫垫肚子。”

   她身影在他怀里一绕,成功挣开了枭爷的环抱,纤瘦的丽影大步走去了正门,剩下枭爷莫可奈何的摇头一笑,老婆越来越不好驾驭了,保不齐那天还真的要飞出去。

   洛寒拿了个苹果啃,一遍一遍往厨房探着脖子问,“好了吗?好了吗?”

   “马上就好,把苹果放下,晚上吃苹果不好消化,楚医生这点常识都没有?”

   厨房里,枭爷做着饭,真想分出一个自己来客厅好好管教管教不听话的老婆。

   洛寒又啃了一口才舍得放手,“我都要饿死了,还管什么消化不消化的?”

   枭爷端着一个青瓷容器走出厨房,里面冒热气,空气中一股香味袭人的气息。

   “你做了什么?”

   “馄饨。”龙枭将青瓷盆放在餐桌上,里面漂浮着一层白嫩嫩的小混沌,铺了一层细碎的葱花儿,还有星星油光点缀其间。

   “厨艺越来越好了!厉害,厉害。”

   她称赞几句,就不客气的坐下来拿起汤匙伸手就盛了一个,压根没注意到自己直接就着大盆吃的。

   “嗯!味道真好!芥菜的,我喜欢。”

   龙枭的额头三道黑线,“老婆,你准备把这一锅全吃了?”

   洛寒嘴巴里含着小馄饨,噗嗤笑了,“哈哈,不好意思,我马上放碗里,等下,这不是给我做的吗?”

   龙枭长身玉立,不言不语的俯视她。

   “你也没吃?”她的智商终于上线。

   “你以为呢?楚医生。”

   “那你快点坐下,一起吃,我以为你已经吃过了,来来来,我给你盛,你多吃几个。”

   洛寒忍着偷笑的冲动,给他盛了满满的一大碗,当然她压根没注意,盛饭的时候她用的是自己放入了口中的勺子。

   下班到吃饭,折腾了将近两个小时,两人围着餐桌吃了一顿简单却温暖的夜宵,华丽奢侈的大饭厅,名贵桌椅,小小的素馅儿馄饨。

   “明天不用上班了吧?”

   吃完饭,两人一起刷碗,龙枭问了句。

   “明天没有手术,不过下午要去医院一趟,病人刚刚走出手术室,术后的观察很重要。”

   龙枭点点头,“好,今晚好好休息,明天睡个懒觉,我让杨森把饭菜送过来,你中午不要自己做饭了。”

   “不用这么麻烦,我自己做也很快,速冻馄饨啊,我跟你学呗。”

   龙枭洗干净餐盘,侧身看她,“今天是特殊情况,以后不要吃速冻食品,老婆,不如我安排几个佣人进来吧?以后你想吃什么,让她们做。”

   洛寒迟疑着,佣人当然好,可是她心里却不太愿意有人加入他们的世界,她自私的想在这个小小的世界里完全留住他。

   “也好,以后你也不用熬夜给我做饭了。”

   虽然不太愿意二人世界被打扰,但更心疼他的体贴。

   “好,我来安排。”

   女人的身子,靠近他,双手还有水渍往下滴,她也不管,就这么任性的抱住了他的腰,“龙枭,我觉得很幸福,你给我的这些,都太幸福,幸福的有点失真。”

   龙枭下巴抵着她的头,“就一碗馄饨,感动成这样了?傻不傻?”

   “对啊,我很傻,一碗饭就哄好了。”

   湿漉漉的手牵着她的手,两人站在厨房,四目相对,“这话不像楚医生的风格,让我看看,你被谁附体了?把我的老婆还回来。”

   他说着,还用手指捏捏她的脸,像在驱鬼。

   “喂!我的脸要歪了。”

   “没被妖魔附体,还是我的老婆,走了,抱着老婆去睡觉!”

   他湿淋淋的大手拖住她的腰肢,将女人直立着悬空挂在了自己的胸口,臂膀搂紧她的腰肢,大步走出厨房。

   “啊!快点放我下来,手湿的!”

   “来不及了!”成人抖音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