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不急,我们先看看。”张潇晗说了一句,就还是浮在半空中向里望去。

  眼前的一切都透着古怪,范筱梵和巫行云进到第一个石屋内就没有再出来,等了好久,他们就像住在石屋里一样了。

  “主人,范师叔他们不应该不理会我们的,我觉得我们看到的东西有些古怪。”洛清越站在张潇晗身旁,院子内的一切他也看到了。

  张潇晗点点头,若说以前,范筱梵和巫行云会抛开她,她完全相信,但是深入到魔幻禁地这么远,这个盆地又透着古怪,范筱梵和巫行云不会再一次甩开她的,毕竟范筱梵不能随意使用功法,很多时候还要仰仗她。

  但是彩蝶并没有传来什么图像,他们看到的,分明就是里面正在发生的事情。

  张潇晗皱皱眉,彩蝶自然可以穿过眼见的禁制,但是在这个她并不了解的地方,她不大想暴露彩蝶的秘密,即便身边只有洛清越。

  围着中心区转了一圈,张潇晗和洛清越又落在大门前,大门前的灯笼透着诡异的红光,越发耀眼明亮起来。

  灯笼亮起来,是不是就说明主人在家,那只要按规矩敲门即可进入?而先前范筱梵二人是越墙而入,才触发了第二层禁制?

  不得不说张潇晗的思维和别人就是不大一样,她怎么看都觉得她自己的想法对——换做是她,就算自己不在了,也不喜欢有人不敲门不经自己允许就进了自己家吧。

  张潇晗并非莽撞之人,有了这样的想法也没有贸然上前。反而后退几步,洛清越不明所以地跟着后退几步,就见到张潇晗屈起手指,弹出一道灵力,正中在大门黄铜的门环上。

  当当两声。灵力透过红色的禁制,落在门环上,就好像有人按着门环敲门一样,敲门声如此醒目,若是中心区有人,一定就会听到的。

  在洛清越的诧异中。成人看的黄色一片大门竟然应声而开,红色的禁制依然在石屋周围和上空流转,但是应声而开的两扇大门口,却没有半分红光。

   秋天眉目如画的清纯女子图片

  洛清越吃惊地长大嘴巴,这。就这么破了禁制?

  张潇晗没有半分犹豫,抬腿走去,洛清越急忙跟上。

  刚刚走进院子,身后的两扇大门就无声无息地合上,洛清越回头看了一眼,红色的禁制仍然流淌着,再望向前方,眼前所见和在禁制外所见竟然完全不同。

  眼前是一个影壁。有一人半高,比两只手平伸还要宽,影壁是用修真界最常见到的玉石雕刻的。上边雕刻着很是陌生的花纹。

  侧身望去,张潇晗专注地凝视着影壁,洛清越随着张潇晗的目光再向影壁望去,奇怪啊,这个影壁有什么好看的?这种玉石只有俗世才值些银两,修士们用它不过是制作玉符、玉牌。这样的玉料多得很的。

  上边雕刻着些精美的花草,大概都是上古时期才有的。洛清越对这些并非他熟悉的灵药灵草并不感兴趣。

  但是他并没有敢打扰张潇晗,张潇晗的行为处处透着古怪。偏偏还真有用处,因此他就安静地站在一边,顺着张潇晗的目光也望着影壁。

  在张潇晗眼里,这个影壁上的线条和记忆里的影壁慢慢重合在一起,它们那么相像,即便是所用的玉石不同,所绘制的图案也不完全一样,但是那些线条的走向却是一致的,张潇晗很容易就将二者轻易地融会贯通到一起。

  这个影壁和门口的两个灯笼果然是有联系的,只不过这一次不是幻阵,更像是一个很普通的防御大阵——除了大门,从任何一处进入都会受到攻击,就是不知道这个攻击是何样子的。

  这一刻,张潇晗的心里涌起的是庆幸,幸亏自己走的是大门,才得以一窥这面影壁的真面目,若是以后自己建了洞府,一定要用这样的阵法,可比什么禁制要安全多了。

  将阵法记在脑海里,张潇晗才对洛清越道:“我们进去看看吧,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看到范道友和巫道友。”

  洛清越对这话莫名其妙,范筱梵和巫行云早就进来了,先于他们,他甚至还看到他们走进最近的石屋,怎么说看不到他们呢?

  但是他习惯了,在洛清越面前不是他所了解的就尽量不多言,因此答应一声,先一步转过影壁。

  眼前豁然开朗,和在外面见到的一模一样,只是多了在高空中不曾注意到的东西,院子的四角都种着鲜花,此时花开正盛,院子正中是青石铺就的甬道,两侧是烧制的青砖,每块青砖都带有花纹。

  正前方是一座石屋,屋门打开,里面黑兮兮的,什么也看不清,左右各有两个院门虚掩着。

  洛清越瞧瞧张潇晗,前面的石屋就是范筱梵和巫行云进去过的,可这个院子内分明还有着什么禁制,神识根本无法探入到石屋和两侧的院子内。

  张潇晗道:“我们的进入并没有触碰什么禁制,应该没有事情,进去吧。”她的声音不大,但是屋内若是有人也该听得清清楚楚了,可是屋内并没有传来范筱梵和巫行云的动静。

  洛清越答应一声,张潇晗却抢上一步,先于洛清越向门内走去。

  也不晓得为什么都是石头的建筑,这个魔幻禁地内树木很多,几人合抱的大树更多,张潇晗一步步顺着甬道向石屋走去,走到一半的时候,奇怪的事情发生了。

  随着张潇晗距离的接近,黑暗的石屋内竟然渐渐明亮起来,就在张潇晗走到屋子台阶下的时候,室内已经完全明亮了,透过大开的房门,可以看到大门正对的是一张桌子,桌子旁并没有旁人。

  张潇晗慢慢踏上台阶,心里却戒备着,左手不由悄悄抬起。虽然她没有套上护体灵盾,但是左手只要微微一抬,就会有袖箭穿出去。

  她走得很慢,两层的台阶一步步踏上去,然后迈进大门。

  室内明亮。一眼就可以望到任何一个角落,这是一个典型的会客室,两个主人的座位,左右各四个客人的座位,座位后边的墙壁上雕刻着壁画,墙角的花瓶中花朵上还可以见到露珠。一切都仿佛主人和侍女都在的场面。

  亮光是从四角的四块宝石上传来的,张潇晗注目一会,就听到洛清越的声音,微微有些激动:“主人,这是曼雪石。据说上古时期才有的稀有宝石,有声音才会发光,无声就会熄灭。”

  声控的宝石?张潇晗瞧了一眼就移开了视线,和前世声控灯原理应该一致,便不大在意了。

  明明见到范筱梵和巫行云进来良久没有出去,可是室内并无一人,难道在自己和洛清越从大门进入的时候他们离开了?

  这个念头一闪而逝,张潇晗注意到正对着大门的桌子上放着一个玉简。这个玉简如此醒目,怎么范筱梵和巫行云没有拿走?

  几步走过去,张潇晗没有急于拿起玉简。而是对着主座一拱手:“晚辈未经主人家允许,贸然而入,还望恕罪。”

  洛清越站在张潇晗的身后,不解地望着她,这个主人的做法总是那么奇怪,这里怎么可能有人呢。没有人有在和谁说这些呢?

  张潇晗说了几句后才上前,伸手取了桌上的玉简。玉简上半点灰尘都没有,好像刚刚才被人放置上去的。神识检查了一遍,玉简上并没有什么古怪。

  洛清越此时便在左右两个房间都细细看了一遍,左边是茶水小屋,好像是侍女所呆的地方,右边的小屋内是一个横塌,大概是主人会客后休息的地方,全是俗世的布置,没有半分修士居住的痕迹——除了玉简。

  张潇晗将玉简抵在额头,不多时放下,见到洛清越从里间出来,就将玉简递过去。

  洛清越很是受宠若惊地接过来,立刻抵在额头上,不多时也放下玉简,有些迷惑地望着张潇晗:“主人,这玉简所言……”

  张潇晗淡淡地点点头:“极有可能,没有谁那么想得开吧。”

  洛清越也点点头,张潇晗说得貌似有道理。

  这枚玉简上只有寥寥的几句话,说得是这个庭院的主人生前最喜欢院子里的四盆花,可是每到夜晚,总有妖兽来偷吃盛开的鲜花,虽然一到清晨,这四盆花还会继续开放,可是也让他心痛不已,因此请有缘人帮助捉住这只妖兽,保住鲜花,自然就会有酬谢送上。

  洛清越压根不相信玉简上所说的,人都陨落了,还想着那四盆花,分明是其中有些什么隐含的意思,见到张潇晗就坐在客座上一言不发,洛清越也只好坐在另一边的客座上。

  他哪里知道,张潇晗一转过影壁,就从头上的彩蝶那里看到了另外一幅景象,院子四角哪里是什么鲜花,分明是四个面目丑恶狰狞的石像,这四个石像与她所见到的魔族有七八分的相像。

  院子的四角布有幻阵,将四个石像幻化成鲜花的样子,所以张潇晗一看到玉简的内容,就决定留在院子里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。